当前位置:南孟寻村新闻网>财经>上半年一线城市人均收入超3万,成都等二线城市表现较好

上半年一线城市人均收入超3万,成都等二线城市表现较好

时间:2019-12-02 14:26:45 编辑:

自7月中下旬以来,许多城市相继公布了上半年的人均收入。

2019年上半年,广东省佛山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.88万元,同比增长8%。来自山东省莱阳市的信息显示,今年上半年,莱阳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225元,同比增长8%。

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统计,许多一二线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。例如,2019年上半年,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860元,同比增长8.9%。这一收入比2018年的31079元高2781元。尽管一些中小城市没有出现低增长,但总体收入差距仍在扩大。

这背后的直觉影响是人口继续聚集在大城市。在这种情况下,小城市如何提高发展质量,与大城市形成错位发展?

苏州和宁波接近一线城市的水平。

今年上半年,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成功超过国内生产总值。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294元,比去年同期名义增长8.8%。剔除价格因素,实际增长率为6.5%。

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发现,虽然人均可支配收入的“基本价格”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一线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仍处于领先地位。除北京外,2019年上半年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5294元,同比增长8.2%,同比增长2682元。广州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4226元,同比增长8.5%,同比增长2686元。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337元,同比增长8.5%,同比增长2538元。

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四个一线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超过3万元,成为全国第一。

除了北部、顶部、底部和顶部,所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,苏州等城市也是如此。根据城乡一体化家庭调查数据,2019年上半年,苏州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826元,同比增长8.3%。今年上半年,宁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173元,同比增长9.3%。

其他二线城市总体表现也不错。2019年上半年,厦门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242元,同比增长2651元,增幅10%。南京市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090元,同比增长9.0%。武汉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449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9.15%。天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461元,名义上比去年同期增长7.0%。

此外,上半年成都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551元,增长8.7%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018元,增长9.6%。杭州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6610元和19040元,分别增长8.1%和9.1%。

总的来说,一线和二线城市仍然是人均收入的领先者,基本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。

收入增长缓慢地区的人口外流

总体而言,许多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保持了8%-10%的增长。然而,尽管增长情况相似,但由于基数不同,每个城市的增长幅度有很大差异,这进一步扩大了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总体差距。

以人口众多的河南省为例。今年上半年,河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145.1元,增长8.6%。其中,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86.7元,增长8.9%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797.6元,增长7.2%。

就城市(不包括县级城市)而言,上半年河南共有5个城市公布了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,总体增幅在8%至10%之间。其中,首都郑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457元,是五个城市中增幅最低的8.4%。然而,由于基数高,郑州的涨幅最高,超过1300元。此外,济源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3365.7元,同比增长9.6%。洛阳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892元,同比增长8.9%。增幅超过了1000元。商丘和周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9483元和8672.4元,同比分别增长9.8%和9.5%,但增幅不超过850元。

这意味着就实际收入而言,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的差距仍在扩大。

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、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《大国与大城市》一书的作者明路在《21世纪经济先驱报》上告诉记者,许多地方的发展定义是经济总量的发展,但一个城市的经济总量与地理条件有关。

明路指出,发展的真正定义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。在地理条件差的地方,如果比较优势是农业、旅游、矿产或制造业的发展与当地资源紧密结合,当这些产业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相对较慢时,从全国来看,如果这些地方的人口适当流出,这是一件好事。“因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除以人口,当分子增长有一定限制时,人口的适当外流有利于提高人均水平。”

然而,随着人口外流,这些地方会否面临进一步的发展困难?

暨南大学胡刚教授认为,中小城市需要在发展中找到自己的比较优势。例如,广东北部主要是山区,是整个广东的生态敏感地区,可以发展森林公园、旅游业、生态农业等。广东东部和西部地区依赖港口,可以发展一些毗邻港口的产业,包括石油加工和炼油厂。

“我们在一些地方观察到,大城市正在发展金融,小城市也在发展金融。这是没有分工和重复建设的现象。地方政府必须头脑清醒,不能盲目投资于相对优势。最终,投资回报不会很高,甚至会导致债务问题。”明路认为,中小城市的关键是找到自己的比较优势,而不是盲目照搬一些大城市正在发展的产业。

另一方面,地方政府需要做好公共服务。明路说,这不能靠自己,特别是在人口外流的中小城市,这些城市需要中央政府的财政转移支付来支持,以改善这些地方的公共服务建设。

(资料来源:21世纪经济先驱报)

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 江苏快三